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征小屋

 
 
 

日志

 
 

转载:史上十大会计丑闻案例之五——“世界通讯——110亿美元的会计舞弊案”  

2011-07-23 18:54:4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上十大会计丑闻案例之五——“世界通讯——110亿美元的会计舞弊案”

 转载:史上十大会计丑闻案例之五——“世界通讯——110亿美元的会计舞弊案” - pldlxn - 风征小屋

在可能损失3万个工作职位的丑闻中,世界通讯公司的高层设计了一个110亿会计欺诈骗局,其中包括前首席执行官埃伯斯·伯尼(Bernie Ebbers)帮助自己获得了数亿美元的个人贷款。投资者损失的总成本高达180亿美元。

——中国内部控制网

 

In a scandal that likely cost about 30,000 jobs, WorldCom execs devised an $11 billion accounting fraud, which included former CEO Bernie Ebbers helping himself to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in personal loans. The total cost to investors: $180 billion.

——摘自:赫芬顿邮报

【相关资料】

                            内审——揭开“世通”黑幕

世通利用会计造假虚构了近100亿美元的利润,创下了财务舞弊的世界记录。这一惊天动地的财务舞弊案到底是如何被发现的?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世通的财务舞弊既不是由人才济济、经费充裕的证券监管部门发现的,也不是由经验丰富、技术精湛的跻身于“五大”的安达信发现的,更不是由薪酬丰厚、权高位重的董事会成员发现的,而是被世通的高管人员称作“不自量力、多管闲事”的三个内部审计人员发现的。揭开世通造假黑幕的英雄是辛西亚.库珀(Cynthia Cooper,以下简称辛西亚,世通内审部副总经理)、哲恩.摩斯(GeneMorse,擅长电脑技术的内部审计师)和格林.史密斯(Glyn Smith,内审部高级经理,辛西亚的助理)。正是这三个不计个人安危,忠于职守的“火枪手”,排除困扰,顶住压力,才将世通的舞弊罪行昭示于天下。

2002年岁末,《时代》杂志一年一度的新闻人物评选揭晓了。当选者既不是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也不是自视甚高的商界精英,更不是滥杀无辜的恐怖分子,而是三位鲜为人知的“告密者”:世通的辛西亚.库珀、安然公司的雪伦.沃特金斯(Sherron Watkins)和联邦调查局的柯琳.罗莉(ColeenRowley)。这三位女强人之所以当选,是因为她们不畏权势,勇揭黑幕,敢于“吹哨”。《时代》杂志的封面文章在介绍她们的感人事迹时,加了一段发人深思的按语:辛西亚.库珀、雪伦.沃特金斯和柯琳.罗莉不顾个人风险,在世通、安然和联邦调查局拉响了警报,提醒了我们什么是美国勇气和美国价值的真谛。

现年38岁的辛西亚1994年受雇于世通,从事内部审计。辛西亚从基层做起,几年后升任世通内审部的副总经理,主持内部审计的日常工作,直接对世通的首席财务官斯科特.苏利文(Scott Sullivan)负责。根据世通的职责分工,只有27个工作人员的内审部只负责经营绩效审计,从事业绩评估和预算控制,财务审计不在其工作职责范围之内,而是外包给安达信。那么,辛西亚是如何发现本应由财务审计发现的“黑幕”的呢?

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辛西亚对世通会计处理的疑心源于一次意外的会面。2002年3月初,世通无线通信业务的负责人约翰.思图帕克(John Stupka)拜会了辛西亚.库珀,向她抱怨苏利文的一笔会计处理。为应对电信业不景气可能产生的坏账,思图帕克所在部门按照行业惯例和会计准则的规定,于2001年第三季度计提了4亿美元的坏账准备。但苏利文勒令思图帕克将这4亿美元的坏账准备冲回,以抬升世通对外报告的盈利。思图帕克担心这一做法将使其部门在下一个季度发生大额亏损,但迫于苏利文的的压力,只好屈从。

喜欢刨根问底、倔犟执着的辛西亚就此事致电安达信,但安达信的合伙人肯.艾卫瑞(Ken Avery)粗暴地拒绝了辛西亚的质询,声称他只听命于苏利文。被激怒的辛西亚遂下令其下属哲恩.摩斯(下文简称摩斯)一查到底,并将此事告知了世通审计委员主席马克斯.波比特(Max Bobbitt)。

2002年3月6日,审计委员会在华盛顿召开了例会,辛西亚与其顶头上司苏利文分别就这4亿美元坏账准备的会计处理作了陈述。在审计委员会的压力下,苏利文不得不作出让步,同意予以更正。第二天,恼羞成怒的苏利文提醒辛西亚注意自己的职责范围,警告她以后不得再干预无线通信部门的会计处理。

二、神秘邮件,疑团初开

2002年3月7日,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SEC)勒令世通提供更详细的文件资料,以证明2001年度盈利的真实性。SEC提出这项异乎寻常的要求,是因为电信业的不景气使世通的直接竞争对手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遭受巨额损失,一蹶不振,而世通在2001年度仍然报告巨额利润。这一反差引起了SEC的怀疑,并最终导致其在3月12日正式对世通的会计问题展开正式调查。SEC的举动令世通高层措手不及,也引起了辛西亚的警觉。特别是安然事件的曝光和安达信被司法部起诉,使辛西亚对世通的会计处理疑虑重重。因此,尽管与苏利文发生了不愉快的冲突,辛西亚仍毅然决定,将内部审计的范围由经营绩效审计秘密扩展至财务审计,具体工作由摩斯负责。

5月21日,辛西亚的副手史密斯收到了马克.阿柏特(Mark Abide)的一封电子邮件。阿柏特是世通在德州一位分管固定资产账务处理的会计人员,在其电子邮件里,阿柏特附上了当地报纸刊登的一篇文章,披露了世通德州分公司的一位雇员因为对一些资本支出账务处理的恰当性提出质疑而遭解雇。阿柏特认为,从内部审计的角度看,这一事件值得深究。史密斯立即将这份电子邮件转发给辛西亚。这份电子邮件引起了辛西亚的极大兴趣,因为自辛西亚决定插手内部财务审计后,摩斯已经带人对世通疑点重重的资本支出项目作了两个多月的调查。收到这封电子邮件前,摩斯等人已经发现了众多无法解释的巨额资本性支出。2001年前三个季度,世通对外披露的资本支出中,有20亿美元既未纳入2001年度的资本支出预算,也未获得任何授权。这一严重违反内部控制的做法,使辛西亚和摩斯怀疑世通可能将经营费用转作资本支出,以此增加利润。这封神秘的电子邮件促使辛西亚决定将调查的重点放在资本支出项目。

辛西亚和史密斯就这2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质问财务计划部主任山基乎.瑟提(Sanjeev Sethi)时,瑟提将其解释为“预付容量”(Prepaid Capacity)。当被问及“预付容量”的确切涵义以及将“预付容量”作为资本支出的依据时,瑟提表示无可奉告,但不妨询问世通的副总裁兼主计长(Controller)大卫.迈耶斯(David Myers)。

辛西亚和史密斯不敢贸然直接质问迈耶斯,而是首先询问阿柏特,因为阿柏特所在部门也有“预付容量”,也是作为资本支出。询问的结果是,阿柏特对“预付容量”一无所知,他完全是依照世通总账会计部主任巴福特.耶特斯(Buford Yates)的指令进行账务处理的。

就在辛西亚和史密斯对“预付容量”这些所谓的资本支出困惑不解之时,摩斯的一项重大发现使内部审计的调查柳暗花明。5月28日下午,摩斯从电脑记录上查出了一笔既没有原始凭证支持,也缺乏授权签字的5亿美元的电脑费用。与“预付容量”一样,这5亿美元也被记录为资本支出。摩斯立即向辛西亚报告这一惊人发现。种种迹象表明,世通的高层通过将经营费用转作资本支出进行了大规模的利润造假。

三、侵入电脑,获取铁证

为了获取世通会计造假的直接证据,必须进入世通电脑化的会计信息系统调阅相关的会计分录和凭证。然而,只有经过苏利文的批准,内审部才有资格不受限制地使用世通的电脑会计系统。为了不惊动苏利文,辛西亚决定秘密行动,她嘱咐摩斯另辟蹊径,侵入电脑系统。颇有“黑客”怪才的摩斯没有让辛西亚失望,很快就利用信息部安装和调试新系统的机会,获得了进入电脑会计系统的方法。鉴于世通很多有疑点的资本支出都是由总部化整为零转嫁至各地分支机构进行记录,摩斯进入电脑会计系统后,将取证重点锁定在“内部往来”。结果发现“内部往来”发生频繁,每月大约有35万笔。有一次,摩斯偷偷下载这些数据时,服务器几乎瘫痪了,导致信息部紧急关闭电脑会计系统。这一插曲差点使摩斯的“黑客行动”败露。自此,摩斯只好选择在夜深人静时,进入负荷较轻的电脑会计系统下载数据。经过一周的加班加点,摩斯成功地收集了世通将20亿美元经营费用“包装”成资本支出的直接证据。

至此,世通的会计造假基本上真相大白。摩斯掌握的证据使辛西亚陷入痛苦的思想斗争中。与其他员工一样,辛西亚也曾为世通的骄人业绩深感自豪。然而,世通竟然是一个骗子公司,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辛西亚深知,已掌握的证据足以让世通遭受灭顶之灾,这意味着与她朝夕相处的成千上万的同事将失去生计,自己也将面临失业的危机。辛西亚将她的担忧和苦衷告诉了史密斯和摩斯,他们俩人颇有同感。在人生的旅途中,这三名“火枪手”面临着一项重大抉择:是继续追查下去,导致世通垮掉,还是到此为止,给世通留下一条生路?

理性最终战胜了感情,私利让位于诚信。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辛西亚、史密斯和摩斯决定将调查进行到底。

经过周密筹划,辛西亚确定了工作分工。摩斯负责保护证据的安全,以防止世通销毁证据。为此,摩斯自掏腰包买了大量的防火光碟,复制并在不同地点储存了从电脑会计系统下载的数据。辛西亚和史密斯则负责向涉嫌会计造假的相关当事人质询。

尽管辛西亚和史密斯行事谨慎,还是引起了苏利文的怀疑。6月11日早上,苏利文要求辛西亚汇报审计部最近的工作情况。辛西亚和史密斯马上意识到与苏利文的正面交锋不可避免。当天下午,辛西亚带着史密斯和另一位助理,向苏利文汇报工作。辛西亚介绍了内审部的人事问题之后,史密斯扼要向苏利文通报了内部审计发现的资本支出问题,但并不透露已经掌握的证据。苏利文要求辛西亚等人立即终止这方面的审计,推迟至第三季度,声称他自己也已发现这些问题,拟在第三季度通过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方式予以解决。辛西亚断然拒绝了苏利文的要求,声明这方面的审计将继续进行。

四、寻求支持,揭开盖子

这次不欢而散的工作汇报后,辛西亚和史密斯担心苏利文可能采取行动掩盖舞弊行为,于是立即起草了一份备忘录,要求就内部审计的一些重大问题与世通审计委员会主席波比特面谈。2002年6月14日,波比特在世通总部所在地的一家小酒店与辛西亚和史密斯秘密会面。辛西亚和史密斯向波比特汇报了内部审计所发现的严重会计造假。波比特建议辛西亚和史密斯在与苏利文进一步发生冲突之前,征询毕马威的意见。从1989年起至2002年5月止,世通一直聘请安达信进行财务审计,后因安达信卷入安然丑闻,世通在5月下旬改聘毕马威。辛西亚和史密斯听从了波比特的建议,与负责世通审计事宜的主审合伙人法勒.马龙(Ferrel Malone)取得了联系,简要通报了世通的会计问题。马龙当即表示,问题如果属实,将是极其严重的财务舞弊,但建议辛西亚和史密斯进一步向相关当事人了解情况。

6月17日,辛西亚和史密斯到了管理报告部主任贝蒂.文森(BettyVinson)的办公室,要求她提供能够支持资本支出会计记录的原始凭证。贝蒂承认,她编制了许多没有任何原始凭证支持的会计分录,但这完全是奉旨行事,指令来自总账会计部主任耶特斯。辛西亚和史密斯要求耶特斯对此作出解释。耶特斯坦承,这事他也说不清楚,惟有主计长迈耶斯才了解内情。辛西亚和史密斯当即致电迈耶斯,迈耶斯并不回避,直言这些会计分录确有问题,至于相关的原始凭证,他需要花时间整理,但他并不想整理。辛西亚和史密斯又追问将所谓的“预付容量”支出予以资本化是否有相关的会计准则予以支持,迈耶斯给予了否定的答复。当被问及如何就此事向SEC作出解释时,迈耶斯说他希望事情不至于发展到这种地步。

结束这些之后,辛西亚和史密斯向摩斯和内审部的其他相关人员宣布,世通将所谓的“预付容量”等经营费用转入资本支出科目,不仅缺乏依据,而且严重违反公认会计准则的规定,提醒他们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要有思想准备。

鉴于事态已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为避免成为冤死鬼,辛西亚和史密斯开始很委婉地告诉各自的家人,他们发现了一些对世通极为不利的重大问题,可能会因此得罪世通。性情一向温和的摩斯则很严肃地告诉他妻子,除非他出了意外,否则,千万别碰他公文箱内的资料。

五、董事拍板,昭示天下

毕马威的主审合伙人马龙在审阅了辛西亚等人所提供的证据后,建议辛西亚和史密斯立即向世通审计委员会正式报告。审计委员会主席波比特听取了他们的口头汇报后,与另一位独立董事阿兰(Areen)女士交换了看法。在征询律师的意见后,波比特决定立即召集审计委员会的全体成员开会,专门讨论内审部提出的会计处理问题。2002年6月20日,世通审计委员会在华盛顿召开了会议,列席会议的除了辛西亚、史密斯和苏利文外,还包括世通首席执行官约翰.西择摩尔(John Sidgmore)、首席运营官罗纳德.比乌芒特(Ronald Beumont)、首席律师麦克尔.萨尔斯贝利(Machiel Salebury)以及世通常年聘用的律师事务所的多名律师。马龙和毕马威的另一位合伙人斯坦利.柯渃尔(Stanley Kroll)向审计委员通报了辛西亚等人发现的重大问题。对于世通通过将支付给其他电信公司和网络公司的线路成本(Line Costs)由经营费用转作资本支出的做法,马龙明确表态,这种做法严重违反公认会计准则,由此虚增了世通对外报告的利润。

苏利文试图以配比原则为自己辩解,声称这些线路成本是世通在1999年预期客户对电信服务的需求将大幅增加,而与其他电信公司签定了线路租赁合同。合同规定,不论世通最终是否使用其他电信公司的线路,都必须支付定额的线路费用。到了2001年,对电信服务的需求大幅下降,向其他电信公司租赁的线路大量闲置。考虑到电信业今后几年可能恢复景气,他下令将原先已确认为经营费用的线路成本转入资本支出科目,待以后收入增加时,再进行摊销,以实现收入与成本的配比。苏利文的辩解并没有说服审计委员会和毕马威的两名合伙人。至于这些会计处理的原始凭证问题,苏利文要求审计委员会多给他几天时间进行收集整理。审计委员只同意苏利文利用周末的时间来提交原始凭证和证明自己。

6月21日和22日,波比特将调查的初步情况通报给了安达信的负责人和主审合伙人,安达信表示全然不知世通的这些问题,但表示这些做法严重违反公认会计准则。6月24日,苏利文只向审计委员会提交了不到三页纸的报告。报告老调重弹,毫无新意。6月21至24日期间,苏利文还与安达信的两名合伙人探讨通过在第三季度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来更正这些账务处理以避免重编已对外公布财务报表的可能性。安达信的两名合伙人和参与讨论的马龙断然否定了苏利文的主张。至此,苏利文已经黔驴技穷了。

6月24日,审计委员会再次开会,邀请了世通董事会的一些资深董事、毕马威和安达信的代表以及众多的律师和法律顾问参加。安达信的代表正式声明,鉴于世通将线路成本由经营费用调入资本支出,他们对2001年度以及2002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所发表的审计意见已不再值得信赖,建议世通按规定重编报表。同日,审计委员会正式通知苏利文和迈耶斯,如果他们俩不主动辞职,将会被立即解雇。迈耶斯选择了辞职,而苏利文则拒不辞职。

6月25日,世通董事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在听取了审计委员会的报告后,董事会立即作出四项决议:(1)重新编制2001年度和2002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要求毕马威对这些财务报表重新进行审计;(2)向SEC通报世通发现的重大会计问题以及董事会关于重编报表的决定;(3)开除苏利文,取消其遣散费;(4)与SEC会谈后,立即公开董事会的决定。

董事会结束后,世通请求SEC的紧急约见2002年6月25日下午3时30分,SEC约见了世通的代表。6月25日傍晚,世通的首席执行官西择摩尔向新闻记者披露了世通在5个季度里捏造了38.52亿美元利润的特大丑闻。(注:2002年7月和9月,世界通信自查自纠的延伸审计又分别发现了34.5和20亿美元的虚假利润,至此,虚假利润总额已达93亿美元。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之中,预计虚假利润有可能超过100亿美元。)

丑闻公开之夜,辛西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她妈妈的家里。在她妈妈的厨房里,辛西亚百感交集,泪流满面,痛不欲生。摩斯则仍在世通总部开夜车,继续整理他冒险收集的证据。他的妻子打来电话,问摩斯是否看过电视新闻,在新闻报道里,“世界通信”(WorldCom)已变成了“世界骗局”(World-Con),她想知道摩斯是否了解内幕。摩斯告诉她,内幕就在家里的公文箱里!至于史密斯,正琢磨如何向在克林顿中学教过他和辛西亚会计的妈妈解释他们三个是如何“嗅出”苏利文这只造假鼹鼠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